Uber盈利要等到2021年,是什么拖累了共享經濟?

2019-11-06 08:56:20   來源:第一財經   

共享經濟的春天可能還遠遠沒有到來。

Uber當地時間周一盤后公布財報,第三季度Uber虧損重回10億美元以上,公司預計盈利可能要等到2021年。財報公布后,Uber股價大跌超過5%。

第三季度,Uber每股虧損68美分,凈虧損達到了11.6億美元,營收38.1億美元。“我們知道大家對Uber的盈利一直都很期待,我希望2021年可以實現。”Uber CEO Dara Khosrowshahi表示。

效率和盈利是首要任務

Khosrowshahi強調,效率和盈利是目前公司最重要的兩大任務,追求快速增長已經成為過去式。“我們的重點已經發生了轉變。”他說道。

Uber預計,2019年全年虧損可能在28億美元至29億美元。

目前Uber旗下包括共享打車、送餐、貨運、其他業務和自動駕駛部門(ATG)等五大業務。目前在打車平臺上,Uber月活用戶超過1億。

第三季度,Uber訂單總金額達到164.7億美元,Uber從訂單中獲取的收入比達到21.5%,高于分析師預期的20.2%。

共享打車仍是Uber最大的收入來源,第三季度同比增長19%,達到29億美元。Uber送餐服務過去一個季度收入也同比大增64%,達到6.45億美元,貨運服務同比大增78%,達到2.18億美元,而無人駕駛業務的收入仍然較少,僅1700萬美元。

Uber截至第三季度現金流達到127億美元,公司表示將在無人駕駛方面再投資10億美元。可見Uber在實現盈利之前,還有大筆支出要投入。

Uber目前股價僅在30美元附近徘徊,甚至低于IPO發行價,這也反應了資本市場對于共享經濟盈利前景的質疑。

曾經估值470億的WeWork更是放棄了IPO的計劃,新一輪注資后WeWork的估值僅120億美元,甚至一度面臨破產,這也成為資本市場一個標志性事件。

軟銀投資邏輯遭拷問

不管是Uber還是WeWork,背后的資本軟銀的投資邏輯都是一樣的——重金注資,讓企業不計成本地追求擴張。但這種邏輯看似已經走到盡頭。

“WeWork的潰敗是一個標志性的事件,告誡市場資本泡沫被吹得太大后,總有一天要破滅的。軟銀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一位國內知名企業的創始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他說道,共享經濟最近面臨的市場挑戰至少反應了兩方面的問題:首先,一級市場的估值太高,到了二級市場很可能不被投資者接受;第二個也是更深層次的,就是軟銀用巨額資金去推高企業的估值,這種讓企業插上資本的翅膀蒙眼狂奔的投資邏輯現在正在遭受深層次的拷問。

“這個問題前幾年可能根本不會有人去問,更不需要回答,但現在看來,過去那種不計成本追求增長的模式需要從根本上去轉變了。”這位創業者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和共享打車平臺以及共享辦公空間一樣,共享租房也在經歷瘋狂燒錢的階段,并且仍未看到盈利點。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站點地圖 - 版權說明
版權所有 (C) 2010 漢豐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今天p62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