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一場美麗的邂逅

2019-11-06 07:46:55   來源:上虞日報   

  大凡藏家,都有這般驚人一致的感受:與某件藏品相遇,往往始料未及。換言之,自己壓根兒沒想到,今天會遇見這件藏品,以至于收藏。其實,這也從另一個側面揭示收藏的一個特性:收藏,本是一場美麗的邂逅。

  說起“美麗”,因為收藏行為本身就是高雅的舉動。從一定程度上說,收藏古董,尤其是收藏文物,哪怕有一定的基于物質價值的期待,也多少是一種尊重文物、善待文物、保護文物的舉止。通過對附著于文物身上諸多元素的發掘研究和欣賞整理,這個過程成為一場文化的饕餮盛宴,何其壯觀、何其“美麗”!

  至于“邂逅”,是指“不期而遇或者偶然相遇”。從這個意義上說,收藏分明就是一場“邂逅”。歷經幾百年甚至幾千年,能夠流傳下來的那些藏品,本身已夠幸運。這些藏品,過去在某些人手里,你其實并不知情,但因某種機緣巧合,被你撞見、碰逢了,且陡然生情而喜歡、愛戀、收藏了,從此,你成了它們的主人。將這一場景稱之為“邂逅”,是不是很浪漫很富詩意?只是,這樣的機緣可遇而不可求。

  收藏如同戀愛,某一日在某個地點,你與某個姑娘不期而遇,一見鐘情,你或會使出各種招數,將其追到手。收藏亦然。我有位藏家朋友,平日喜好收藏越窯青瓷。一天,他在一家茶館品茶,看到展示柜里放著一只玉璧底碗。這碗有著淡雅的天青色,古樸中透著舒朗。他不禁隨口拈出唐代著名詩人陸龜蒙“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的詩句。品茶結束,他向茶館主人開口,希望割愛這只玉璧底碗。然而,作為心愛之物和鎮館之寶,茶館主人并未允諾。此后,這位朋友隔三岔五去這家茶館品茶,經過一年多時間反復“糾纏”,最終茶館主人為其動容,忍痛割愛。

  對藏家而言,與藏品的美麗邂逅,注定不可多得。而這樣的機遇,總是為有準備的人提供的。面對藏品,對于沒有準備者,亦即對其一無所知者來說,充其量只是“瞥了一眼”的匆匆過客,就如“音樂對于非音樂的耳朵,不是對象,沒有意義”一樣。真要在轉瞬即逝的機遇里抓住機遇、珍惜機遇、用好機遇,藏家關鍵還得對相關藏品有全面、細致、精準的了解和把握。只有你看懂了,你才能與之溝通;你溝通了,你才會下決心親近;你親近了,你才會下定收藏的決心。

  前不久,筆者去井岡山一培訓機構參加教育培訓。培訓結束前的一天晚上,去街上溜達,經過一家古玩店時,為一只吉州窯的嬰戲刻花黃釉斗笠盞所吸引。因為對吉州窯有過系統的研究,也鑒賞過不少的實物,因而,我初步認定它是吉州窯的真品。與店主聊了幾句以后,她打開柜窗,讓我欣賞。拿在手上,定睛細看,但見這只吉州窯黃釉斗笠盞,顯得灰撲撲的,除圈足外,都罩滿玻璃質黃釉,釉質透明,開細碎裂紋——呈現時間磨蝕的風霜,就像在黃釉外面罩上一層薄薄的滄桑云霧,別有一番暗晦沉潛的歷史嬗遞感。尤其是在盞內壁刻三小童在蓮紋中嬉戲的畫面,刀工老練純熟、流暢灑脫,明顯是吉州窯的風格。經過上述謹慎細微的鑒定,又鑒于吉州窯就在江西境內,這只黃釉斗笠盞出現在這里有其合理的內在邏輯。于是,在綜合考量的基礎上,我便與店主人討價還價。當下收藏品市場并不景氣,一些藏家尚未對吉州窯有充分的認識,最后我竟以較低的價格,將其收入囊中。

新聞搜索

相關新聞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站點地圖 - 版權說明
版權所有 (C) 2010 漢豐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今天p62开奖号